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文化长征网 首页 会师日记 查看内容

任重道远---段亮采

2012-12-7 09: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42| 评论: 0

摘要: 据资料介绍,当年红五军主力在万载休整3天后,从西门出发,经萍乡宣风到达莲花县,与毛泽东、朱德派来迎接他们的何长工取得联系。1928年12月11日下午,红五军从永新三湾来到砻市(宁冈新城)与红四军胜利会师。 我们 ...

据资料介绍,当年红五军主力在万载休整3天后,从西门出发,经萍乡宣风到达莲花县,与毛泽东、朱德派来迎接他们的何长工取得联系。19281211日下午,红五军从永新三湾来到砻市(宁冈新城)与红四军胜利会师。

我们这次活动的三支队伍计划于16日上午9时在砻市镇的会师桥上会师,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15日下午赶到砻市;而万载到砻市还有200公里路程,而我们只还有2天时间,光靠两条腿走路显然是无法按时到达目的地,何况我们沿途还要作一些采访和调查等工作,所以我们只好决定坐车赶路。

14日,我们仨人告别万载,经萍乡市到达永新县城;15日上午,我们慕名来到了永新三湾。

三湾是个由陈家、钟家、李家和三湾街组成的村子,处于湘赣边界的九陇山下,四面环山,环境优静。由于它地处茶陵、莲花、永新、宁冈四县交界之处,虽偏僻但较安全。1929929日至103日,毛泽东在这里对秋收起义部队进行了改编,原本一个师的建制缩编成了一个团。虽然部队人数不及改编前多,但人员精干了,特别是在整编的同时,还加强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出了党的支部建在连队,连以上军队设立党代表的决定。这是毛泽东改造旧式军队的一次大胆而又成功的尝试,它对日后人民军队的茁壮成长发挥了积极而又深远的作用和影响。

现在三湾村已是三湾乡政府所在地,这里建立了三湾改编纪念馆、纪念碑、红色碑林等设施,还恢复陈列了毛泽东旧居、工农革命军前敌委员会旧址等。

来三湾旅游的人不少,我们在三湾呆的时间仅3个小时 ,就看见来了好几拨组团来的游客。游客纷纷接过我们的队旗合影留念,这让我们仨人很是骄傲和自豪。

在三湾枫树坪的古树下,我们又研究起如何去砻市的方案——没有直达车从三湾到砻市,需要转上几趟车,行程约40里,车费每人要20多元。而此时我身上已无分文,食宿费、车费都得由他俩包办了(言明会师后再向罗院长他们借钱还上),而现在朱、卢俩人也是捉襟见肘,自身难保了。为了省钱,这几天早餐,我们要么只吃1元钱面包,要么干脆不吃,早餐午餐一块吃……思来想去,我们决定像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和彭德怀率领红五军一样,抄小路从三湾直插砻市。

然而从三湾走小路到砻市,道路崎岖,岔路很多。于是,我们在三湾走访了一位叫扬贵福的老人,向他了解这段山路的大致情况。扬老今年83岁,耳聪目明,精神矍铄,他为我们画了一张路线图,标明了沿途的一些主要村子名称,哪里该往左拐,哪里应朝右拐,林林总总交待了10多分钟……

下午1点钟,我们从后山上路了。弯弯曲曲的山道转得我们晕头转向,这不,虽然有路线图在手,但是地广人稀,岔路又多,在永新与井冈山市交界的一座山梁上的三岔路口,我们拐上了右侧一条山路,一走就是1000多米,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樵夫,被告之这条路通茶陵县!——啊呀!我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砻市了,我们却南辕北辙,冤!我们三人立马向后转,一溜小跑回至原来的三岔路口,向中央一条路上走去。

赶到砻市,已经6点多钟,山城里已是万家灯火。我们顺河而上,来到会师广场。霓红灯把偌大的广场照得如同白昼。广场上热闹非凡,有近200人在悠扬欢快的音乐声中,尽情地跳着“广场舞”,还有自弹自唱、自我陶醉的广场歌手,更有来来往往看热闹的人……

站在广场中的会师桥上,我们仨人洋溢着胜利的喜悦。仰望着身边高耸的井冈山会师纪念碑,再看看广场上载歌载舞的人群,我仿佛又看到了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和朱德率领湘南起义部队会师的热烈场景,也仿佛看到红四军和红五军会师的热烈场景。在庆祝红四军和红五军会师的大会上,由于台子搭得较简陋,台上走动的人又多,会没开多久,忽然台子垮了,队伍中顿时议论纷纷,有人说,这预示着不吉利,怎么刚会师就垮台了呢?只见朱军长微笑着大声说,不要紧,台垮了,搭起来再干嘛!大家听了一起鼓掌,又搭起台子继续开会。这个偶然的事故和朱德不怕台垮的讲话对彭德怀影响至深,以后他几次在斗争的最艰危时刻引用这件事和朱德的讲话,来鼓舞部属和自己。“台垮了,搭起来再干!”成了他驰骋沙场的战斗铬言。

我们穿过广场,转了几个巷子,找了一家价格相当的小旅馆。

安顿好后,我们下楼到附近一家快餐店吃晚饭。碰巧“安仁队”的5位队友也正在这里吃饭。我们俩队在此提前“会师”,当然是十分高兴。双方寒喧了一会,得知他们也是刚到砻市。我虽然也是安仁人,但安仁队的5人中,我只认识李绿森和吴丰清俩位老师。——李绿森老师是我们三支队伍中名声响当当的人物,他今年73岁,是全国劳动模范,安仁著名农民作家,旱在上世纪60年代初就曾出席全国第三次文代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和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8前年他重走二万五千里长征征路,这次活动他又积极响应并参加。

听说我们“经济危机”,连吃饭都面临困难时,李老掏出30无钱替我们付了饭钱。我们仨人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李老淡淡地笑道:“大家都是战友嘛,同舟共济是应该的。”说完他和安仁队的队友先行离开了。

李老的举动又一次让我热泪盈眶,我们15名志愿者,尽管来自四面八方,之前大多并不相识,但是大家在困难面前,相互帮助,相互鼓励,携手并进,这种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在长途跋涉的征途中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又岂能是用金钱来计算的呢?!

7点多钟,我们从饭馆返回旅社,我走在朱、卢的后面,上楼梯时,在内厅一张椅子上休息的一位穿戴较阔绰的中年旅客叫住我,说是同我聊聊。

我便转身在他身边坐下来。他告诉我,他性周,福建人,来井冈山做陶瓷生意。

他笑着问我:“我一直很好奇,你是自愿参加的吗?”——先前进店时,我们向旅社老板介绍身份时,这位周老板也在场,所以他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

我肯定地回答:“当然是自愿,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人家绑来不成?”

他又瞄了一眼我脚上的破拖鞋,问我:“看你的穿着,日子过得并不宽裕,那么你参加这个活动有奖金吧?”

——由于穿的球鞋有些挤脚,血泡也没好,下午走山路时,故又换上了胶拖鞋,数十里山道走下来,拖鞋也磨破了。因为还没洗澡,所以还未换下来。

我说:“我是农民,家里经济条件确实不好,但这并不影响我参加这次活动;而且我们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属民间组织,政府不出一分钱,我们全是自掏腰包。”

他怔怔地看着我,好象是感到不可思议。停了一会,又突然问我:“你认为共产党就真的那么好吗?”

我一时懵了,不知他为何这样问。不待我回话,他竟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堆共产党如何如何不好,党员干部贪赃枉法啦、作风腐败啦、为人民服务意识差啦等等。

我一时愕然,想不到这个走南闯北的“款爷”的内心竟如此不“健康”。——试想,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好政策,你周老板纵有天大的本事也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天南地北地赚个腰包鼓鼓!你怎能昧起良心说起共产党的坏话来呢!诚然,现在确实有少数党员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大捞特捞,也确实存在一些干部不作为甚至乱作为等现象,但腐败分子和乱作为的干部毕竟在广大党员干部队伍中占少数,我们不能一叶障目、以一概全,况且我们应当看到,随着党风政纪制度的不断完善和加强,一些贪官不是纷纷落马,一些不作为的官员纷纷被问责吗?!在风清气正、全力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怀疑我们的党,不相信我们的党,甚至侮辱我们的党呢?!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是85年前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所认定并为之浴血奋斗的坚强信念,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我正想与这位周老板理论几句,可这时朱老师下楼叫我上去商量次日会师的相关事宜,无奈,我只好中断了与这位周老板的谈论。

写完汇报材料,洗完澡,已经11点多钟,想必是下午奔波了20公里山路实在累了,朱、卢俩人倒在床上就呼呼入睡了。很快,小卢在梦中笑出声来,不知是梦见明天会师的场景,还是梦见了才满周岁的小宝宝在稚声稚气的喊‘爸爸’?

我却怎么也睡不觉,从刚才周老板的谈论又想起了沿途一些群众对我们这次活动的不理解,甚至冷嘲热讽,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毛泽东在三湾改编时对全团官兵如是说:“革命的的路任重道远……”我想,我们“文化长征”的路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虽然我们这次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我们要做的事

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还要为之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将白色恐怖年代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那种坚定信仰和牺牲精神一代代宣传下去、伟承下去,这是我们——21世纪文化长征人的使命和责任所在!

这天晚上,我做了个梦——第二天上午,我们重走井冈山会师革命路的三支队伍胜利会师后,我又高举迎风招展的“文化长征”队旗和队友们精神抖擞地奔向新的目标……

段亮采    写于113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22-5-27 05:03 , Processed in 0.05933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