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文化长征网 首页 长征教材 查看内容

老山界上的生日

2010-11-21 15: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71| 评论: 0

摘要: 老山界上的生日 罗范懿 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文化长征队沿毛主席长征的足迹刚翻完红军长征路上两座老山界:一座是五岭山地猫耳山上的老山界,一座是云贵高原黎平和剑河县交界处的老山界。两座老山界算是我们重走二万 ...

老山界上的生日

罗范懿

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文化长征队沿毛主席长征的足迹刚翻完红军长征路上两座老山界:一座是五岭山地猫耳山上的老山界,一座是云贵高原黎平和剑河县交界处的老山界。两座老山界算是我们重走二万五千里长征路最初接受考验的最险要的地段。

    回首老山界,似乎那大山母亲妊娠的燥动、分娩的呻吟依然如雷灌顶……

    两座老山界都植被丰厚,海拔都上两千米,山势虽各有千秋,但山顶都统一的光秃而开阔,就像那母亲仰天直冒汗的额头,两边弯弯的山梁又像母亲在分娩时双臂痉摩,隆起被我们足板拍得鼓响的山包,还有山溪水泉涌的泪滴,林涛阵阵……大山的一草一木都像难产母亲的使者在责难我们这不肖子孙的姗姗来迟?

    不管是在广西猫耳山的老山界还是黔东南的老山界上,原始林木一批又一批被大山抗争希望的精神所折服,当年红军长征的羊肠小道上已倾倒了数十的百年木,请放下你的架子:我们只好在树桠的缝隙里爬行,跪地,或干脆碌碡滚过——我们吻着老山的泥土,吮入红军路上前人倾注的汗水, 闻到大地母亲的心动和声声忠告!手一只只伸过来,解下的登山包一个个递过去……

    大红马的一对前蹄就像被挂在了石级上,前面的山道正碰着了我们的鼻尖,马嘶过后听得到对方的心跳,喘息声才是大家唯一的祈祷……

    队伍行进在刀峰上,古稀年的农民作家老李已爬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身为队长的我在向队员工人老大哥的老陈央求歇息:还是歇歇吧,恐怕不行了;坚持一下,再歇我们可要在大山中露宿……

    另一支队伍的父子李等七人爬到刀峰上已是漆黑一片,不得不就地露宿。可这只是两尺宽余的路面呀,两边都是绝壁,发出的声响也就像掉入了万丈悬崖,万一睡得一骨碌翻身……?只那大红马可以不睡,却猝不防一蹄踩空,身体失去平衡,马就得翻滚下去,只听马背上的行包已落下了深谷,缰绳正套在父亲李的手上,——这位世界跆拳道大师使出公认六段的全部本能把大红马重又翻转过来,空蹄找到了飞跃的机会,然而马蹄却是踩在父亲李的手背上……这位出征时因车祸腿折头伤又踩伤了手……马不惊了,刀峰上一时总算平息下来,大家一时也只敢泛巴眼睛仰对星空,一心作伸手摘星的幻觉……别睡着!别动!却终于谁的嘴动?提出大伙轮着讲故事,讲完长征的老故事讲新故事,作家会编,艺术家幽默,拿出各自看家的本能来搞笑,搞笑也得有个度呀,笑狂了怕人跟笑声一同甩下崖去……故事都讲完了,下半夜更冷,却再也耍不出新花招来,有大胆的带头在作原地跑步,只有十八岁的儿子李,这位延吉少年军校明年要入伍的学生,父母坚持要带儿上这入伍前重走长征路的第一课,他终于睡着了,父亲只好用马缰的另一头把孩子也拴住,又腾出登山包,用包套住孩子的双腿,用毛巾盖住头上的雾水……还毕竟是个孩子呀,睡就好好睡一觉吧?一觉醒来,天亮得继续长征路……
   
我一身像在桑拿房直冒汗,头昏眼花,天旋地转,双手只好支在地上。老陈连忙捋一把山药,老李赶忙递过来水壶……

    我为自己汗颜,一位比他们年轻二三十岁的青壮汉子在老山界倒成了少老头?二三十年的机关生活把人泡成了一个只好看的泥塑菩萨,桑拿、按摩、泡足的温室里泡出来的机关人成了这老山界一大怪物?我真羡慕老李老陈那工人农民的古铜身板,尤其是那为我们带路的老瑶民,我们登山包里的重东西一件件转移到了他的行李担,他却仍然山猴子一般……

    爬上了山顶,我一头倒地。老陈帮我立即打开登山包,命令我把湿透的衣服全部换掉,以免着凉。我有气无力,这时本很想要站在老山界上向全世界呼唤一声,可最终还是站不起来,喊不出来,只好躺在地上,打开手机,向我们文化长征队的红网站发出一条手机信息——……红军精神万岁!

    看到山顶丢得满地的罐头饼,我肚子更饿了,可干粮早在山腰就一扫而光,大家的水瓶里一口水也倒不出来了……老作家特有心计,立时向我们讲红军在老山界的故事:当年毛主席教红军自己忍住饥饿也得把粮食送给山下的瑶民;红军夜走老山界时要打火把,毛主席亲自写告示挂在瑶家的篱笆上,担心战士会拆篱笆扎火把……

    老陈突然发现我躺下的一旁残留一根医院输液的塑料管子,我们谁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兴奋得一骨碌爬起,对大伙说:这肯定是重走长征路的先行者们在老山界上抢救过,文化长征队的书生们在老山界上还不至于要作如此抢救?我们胜利了!

    三十里上山过了,十五里下山我们却迷了路,连带路的瑶民也只能山猴子一般在山谷的漫漫迷宫路上沮丧,直到夜深十点才落宿山中瑶乡的木楼。

    第二天行军我一身像散了架,大腿僵硬疼痛,脚底被老山界上的按摩师们按得已不能再按了,登山包虽已完全转到了瑶民的身上,但路却只能靠自己的脚一步步走,该按的地方还得去继续按……

    夜幕降临时我们才看到一条出山的盘山公路,瑶民这才与我依依道别……我们前面还只两公里就可以到一个镇上落住,他的前面却还有一二十公里的上山路才能返家,给他的带路费和餐费都一一谢绝,说老陈一路带他认得了山药治得了病,一家几代都可传……

    山道上那张弓的背影离我们远去,我看着背影,看着大山,热泪潜然不止……

    啊,泪光让我浮现了毛主席当年写在篱笆上的启示……今日十二月二十六日,正是毛主席的生日,七十年前的那一天,毛主席也从这里翻山过来……

    我随文化长征队伍又出发了,腿下生风,脚板耐摩了,路上的按摩师已不再那么神气……日渐,长征路上似乎换了一个”……

(原载《湖南日报》200517双休刊头版,同陆定一《老山界》一并选入江苏省八年级《语文》上册第3课)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18-5-24 23:28 , Processed in 0.07106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